登录 - 注册 - TAG标签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中国一带一路网 - -新思路,新梦想

广告位 728*90
广告位 1200*90
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 >

黄镇山:坝河解放游击队

时间:2019-05-07 07:25|来源:未知|编辑:商务|点击:
摘要:驻进坝河武工队 1948年3月下旬,解放军陕南军区发起旬白战役,为了保障进攻旬阳的左翼安全,主力部队12旅(19军前身)派出一支武工队,由陈世泽、高岩东、老龙、老倪、刘先良5人组成,到达旬阳县南部一一安康县(今汉滨区)东区坝河乡,住进二郎村刘先良家。
 

驻进坝河武工队

1948年3月下旬,解放军陕南军区发起“旬白战役”,为了保障进攻旬阳的左翼安全,主力部队12旅(19军前身)派出一支武工队,由陈世泽、高岩东、老龙、老倪、刘先良5人组成,到达旬阳县南部一一安康县(今汉滨区)东区坝河乡,住进二郎村刘先良家。队长陈世泽听队员刘先良介绍说:“坝河乡最厉害的人是乡保安队长兼二郎保长黄中福,国军少将,曾参与西安事变逼蒋抗日,有民族大义。”陈世泽经刘先良引荐,很快与黄中福结交。陈世泽带领武工队深夜潜入坝河乡威逼国民党乡长向子兴,以老病自愿辞职 ,向国民党安康县政府推荐黄中福接任乡长;并将黄中福拥有一连兵力的坝河乡保安队秘密改造成共产党的队伍,对外仍然表白是国民党的地方武装。

子夜智袭吕河敌

1948年4月19日,解放军陕南军区12旅发起攻打旬阳县城附近的北黑山,要歼灭此山守敌陕保八团和陕保七团一部。驻进坝河武工队接到配合作战命令,赴坝河下游旬阳吕河镇及其南黑山(今名毛公山)袭扰敌人。此敌是4月12日畏惧我军解放旬阳县城,而逃到县城西南汉江南岸吕河、南黑山一带,躲避的国民党旬阳县党政人员和旬阳县自卫团。

武工队长陈世泽为了考验黄中福,秘密让其参战,并让黄中福带上他保存的国军少将军装备用。经侦察得知自卫团驻防吕河镇;党政人员隐藏在南黑山的山洞里,有一个排的武装警卫。陈世泽决定6人分成两个作战组,陈世泽带领老龙、老倪袭扰驻吕河镇自卫团;高岩东带领刘先良、黄中福登上南黑山袭击党政人员警卫排。

子夜,听到北黑山传来密集的枪炮声。高岩东接照陈世泽分别时的公开交待:“用人不疑人,行动由黄中福演主角,你和刘先良密切配合他;他要杀敌就杀,他不愿杀敌就不杀。”高岩东对黄中福说:“时机到了,现在该你演主角了。”黄中福换上国军少将服,带头向山洞上面的敌军走去。山洞上面敌军布置有1门迫击炮、1铤轻机枪、1把冲锋枪、12支步枪。还悬挂有一盏与吕河镇之敌联络的信号灯笼。

黄中福上前拍拍炮手的肩头说:“我是少将师长,带正规军来这里设防。你会打炮吗?让他教你吧!”炮兵出身的刘先良立即上前控制了迫击炮。黄中福又去拍拍机枪手的肩头说:“让他来教你打机枪吧!”高岩东迅速上前控制了轻机枪。黄中福来到冲锋枪手面前说:“把枪交给我用!”冲锋枪手乖乖的交枪并解下腰围的弹夹袋递给黄中福。黄中福对12名步枪手说:“你们都下去吧!把两箱手榴弹留下。这个阵地我们正规军要设防。”敌班长发话:“都听师长将令,我们下去保卫县官。快走吧!”炮手立正敬礼:“报告师长将军,请令我们几个干啥?”黄中福低声说:“我们是解放军,你们被解放了,回家团圆过好日子吧!”炮手、机枪手、冲锋枪手跋腿就跑。

待到步枪一班人员下到山洞前与另两个警卫班会合,黄中福打开两个手榴弹箱说:“赶快杀敌!”高岩东、刘先良火速配合,三人向下面山洞前一直把两箱手榴弹投完,黄中福又用冲锋枪向下面扫射了3梭子,敌警卫排全部完蛋。黄中福说:“你俩向吕河镇后山开炮、打机枪吧!给陈队长他们壮威。”南黑山手榴弹连续爆炸声、机枪声、后山炮弹爆炸声,吓得驻吕河镇自卫团乱成一窝蜂;加上陈世泽、老龙、老倪分头躲在暗处,用手枪、手榴弹直接给敌人造成杀伤;一个在旬阳县横行霸道的自卫团,居然狼狈溃逃,沿吕河东上钻进山沟躲避。

刘先良问:“我们下去收拾山洞里的县官吧?”黄中福说:“我们不能伤害非作战人员;活捉他们也不妥,因为我们是秘密行动,既无法收容管教他们,也不能暴露我们的身份。”高岩东说:“老黄言之有理。我们的作战任务已完成,带上武器撤离吧!”

1948年5月初,武工队员高岩东、老龙、老倪、刘先良4人奉命回归12旅东进,参加宛西战役、襄樊战役、牵制豫南、淮海战役。队长陈世泽被中共陕南区委任命为安康县东区区委书记兼区长,继续留在坝河对安康县东区开展工作。陈世泽着力“赤化”黄中福这连队伍,在其中培养骨干发展党员;他首先调查了解黄中福的简历一一原籍旬阳县段家河黄桥村,出身文武名流世家,1935年10月曾在国民党中央军校结业大比武获冠军,亲临观看的蒋介石当场委任黄中福为总统卫队少将武术教官;1936年5月蒋介石猜忌杨虎城拥有一支私人武装,视黄中福为陕西亲信派任白虎团少将武术教官;黄中福深受杨虎城、张学良要与陕北红军联合抗日的影响,“西安事变”时指挥白虎团消灭总统卫队,活捉蒋介石逼其抗日;随后蒋介石指使军法处追捕,黄中福想投奔延安的路被封锁,他跑回旬阳故里黄桥带领家属逃到安康县坝河乡二郎村避难定居;因黄中福与国民党坝河乡乡长向子兴是亲戚,1937年初被提拔重用为坝河乡保安队队长兼二郎保保长,干了将近12年,在坝河很有势力。陈世泽介绍黄中福等人入党,使这连队伍真正成为共产党的地方武装力量;陈世泽兼任政委。

国军中将送装备

国军中将王凌云,南征北战的抗日名将,抗日战争时期的国军中将军长,获得国民党青天白日勋章、美国银质自由勋章,其抗日战绩载入英、美教科书。解放战争时期,成为美式装备整编师中将师长,蒋介石作为王牌军命其东奔西突“救火”,得不偿失;后为集团军中将司令,1948年11月率部放弃南阳退至襄阳;1949年1月在襄阳被宋希濂夺权;2月他拉拢旧部1个师,号称豫鄂陕边区挺进军总指挥,率部沿汉水而上,3月到达安康县(今汉滨区)东区;恰好这一重要战略区域胡宗南缺兵力布防,胡宗南如获至宝,慷慨提供军需给王凌云。

王凌云师有4个团,在安康县东部丫角山、伏羲山、大帽山各驻防一个团,设三道防线;师部设在寺姑垭,师直属团从西到东设防黄龙寨、寺姑垭、新庙梁、庙梁子;百里山梁修满工事,企图东可御防竹山,西可拱卫安康,南可增援平利,北可拦截旬阳。

王凌云在坝河遇见了1934年10月到1935年10月在中央军校(南京高等教育班)的同班同学黄中福,黄麾下有一个连的保安队,向他要武器装备;他见这支队伍训练有素熟悉当地情况,可以帮他协防灵活机动打游击,便一再满足黄中福需求,使这支地方队伍装备精良一一拥有火炮班、重机枪班、轻机枪班、长枪狙击班、冲锋枪班、手枪手榴弹侦察班、爆破班,成为具有综合作战能力的加强连。

特别是重武器火炮班,王凌云送给6门迫击炮及600发炮弹。1949年5月初,陈世泽奉命带黄中福赴湖北郧西参加解放陕南的军事会议(陕南区委对装备精良的坝河解放游击队很重视,给配备了一部电台及一名电报员)。王凌云师直属团长因要持续驻扎寺姑垭,而找名义上的国民党坝河乡长兼保安队长和二郎保长黄中福,给其征粮征伕,多次找不着人;团长威逼黄中福儿子黄秀明追问下落,黄秀明一问三不知,并拒绝寻找;团长气急败坏,用“文明棍”(拐杖)将黄秀明两腿打伤,卧床不起;黄中福回来后,气愤地跑到寺姑垭,冲进直属团部,抓住团长要枪毙;团长警卫班见黄中福腰围烈性炸药,既不敢上前营救团长,又不能开枪射击;师长王凌云及时出面交涉,送给黄中福4门火箭炮及200发炮弹,交换其团长。火箭炮是当时威力强的先进美式武器,使火炮班装备相当于加强排。

修敌碉堡换装备一一黄中福向陈世泽请示说:“王凌云设宴让我与直属团长取和,仍然相信我效忠党国,没有对我产生大怀疑,还告诉我胡宗南给他送来一批德国造驳壳二十响手枪、美国造踩响地雷;我向他要一部分,他提出交易条件,说直属团要派一个工兵排在庙梁子修一座控制坝河的碉堡,只要我给他组织上百号民工协助,他给付工钱;能给我100颗美国地雷,20支德国手枪并配4000发子弹。你考虑能否干得?”陈世泽坦率地答应说:“好事啊!就让爆破班、侦察班组织民工帮他修,知道碉堡构造,开战时好炸毁。在其大军包围中继续朦蔽他,能使你的红色身份深藏不露,让他信任不疑;只要开战前你不暴露,开战时才能出其不意、攻其不备。”黄中说:“还有个情报,王凌云说他来此地是暂栖身,不想与共军决战为蒋介石卖命,一旦胡宗南在陕南失败,他会率部到川北发展,他相信毛泽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,抗日时《论持久战》使它受益匪浅。”陈世泽说:“你这情报很重要!这样我主力不必对付他,开战时只用少量兵力,把他撵走就行。”黄中福满意地称赞道:“你真是位具有灵活机动战略战术的英明领导,我称心如意!”陈世泽说:“拿高帽子去给王凌云戴吧,别把好事办砸!”交易成功。先进装备,使坝河解放游击队的爆破班、侦察班如虎添翼。

解放百里好河山

1949年5月28日夜,为配合解放军2野19军发起的“白竹平战役”攻占平利县城的右翼安全,由高岩东、刘先良引领55师163团派出的一个先遣排,冒雨从东部正面攻占安旬平三县临界丫角山主峰;陈世泽、黄中福各率坝河解放游击队一部,分别从北侧旬阳、南侧平利佯攻;惊敌王凌云师1团从第一道防线溃退,沿炭河、坝河到旬阳吕河渡过汉江而西上驻防安康关庙。

5月30日夜,为配合19军主力解放平利县城,防止平利县北部国民党地方武装接应掩护溃敌向旬阳、安康逃蹿。我军先遣排奉命攻击汝河自卫队;坝河解放游击队奉命解除西河自卫队的武装,并要求把声势搞大,震慑驻防伏羲山、女娲山之敌不敢轻举妄动。平利县西河乡位于坝河乡南部,地貌特征是“两山一河”(西北伏羲山、西南女娲山、中部坝河);其上百号人的自卫队,驻坝河畔西坝三皇庙一带。游击队火炮班、重机枪班、轻机枪班布置在后面的黄土岭上造势;冲锋枪班、手枪手榴弹侦察班布置在河道上下两面拦截;长枪狙击班在西坝机动;爆破班首先炸毁敌岗楼。西河自卫队闻后背岭上枪炮响声大作,蜂涌逃向河坝;众敌涌到河坝见雨后涨水不能过河到东坝,便分头沿河坝上下两方逃跑;游击队两面拦截的枪弹骤响,逼迫众敌回头向河坝中间涌挤。两面冲来的游击队员们高喊:“缴枪不杀,快滚回家!”然后收缴枪弹放人。解除武装的西河自卫队人员分散逃跑。伏羲山、女娲山的守军胡乱鸣枪开炮,是为西河自卫队送行?不,是给自己壮胆!

我军先遣排经过一个多月时间肃清丫角山区残敌,为配合19军发起竹溪、平利“关垭子战役”,于7月8日傍晚由游击队员李胜联(二郎村人)带路,从南端山梁向敌第二道防线伏羲山发起进攻,首先占领高地大皞包。坝河解放游击队手枪手榴弹侦察班,提前组织坝河纸扎艺人,制作一批篾扎纸糊内装油炸纸捻的红灯,当晚沿伏羲山东部山梁分散在树枝上挂照明红灯。敌人误认为是解放军大部队在行动,火炮和轻重机枪、步枪朝灯笼胡乱发射,直到阵地弹药打完。子夜,我军主力先遣排和游击队侦察班,乘月光攻占伏羲山主峰羲皇城,击溃王凌云师第2团。同时游击队集中兵力火力从北部山梁发起进攻,先用火炮摧毁庙梁子敌碉堡,敌退我进,子夜占领新庙梁高地候驾山,架起火炮向西寺姑垭轰敌师指挥部及直属团部,敌如惊弓之鸟飞逃,溃敌向西北逃蹿,经石梯古渡过汉江驻防关庙。

1949年7月10日,安康县第一个解放区乡级政权在坝河成立,刘先良任书记,主持坝河乡日常工作;黄中福任乡长,先以配合我军主力完成作战任务为主。以陈世泽为首的安康县东区工作队,将坝河乡作为办公驻地。

我军先遣排在伏羲山区经过十余天肃清残敌,于7月22日由游击队员李胜联带路,下午抵达敌军一个连固守的阵地大帽山西北部古庙岭高地天心山,经过一个多小时激战,击溃敌军占领山寨,龙排长壮烈牺牲。傍晚,先遣排与急行军赶来的坝河解放游击队会合,插到大帽山东侧,从正面佯攻,配合我19军57师170团从南面进攻,击溃大帽山守敌,控制了黄洋河以东诸高地。

被击溃向北逃跑之敌,即王凌云师第3团,该敌连夜赶到石梯古渡,横渡汉江,与先期溃逃到江北关庙的丫角山1团、伏羲山2团、寺姑垭直属团会合。“牛蹄岭战役”王凌云为保存实力而隔岸观火。他见胡宗南军队战败,便率部沿汉水而上,从汉中翻越巴山到达川北。得到张群支持举荐,危机缺将之际的蒋介石,迅即封任王凌云为“川陕鄂豫绥靖公署主任”。王凌云借此虚衔收编扩充军队3个军加他原本的独立师。1949年12月底,符先辉指挥55师发动川北战役,全歼王凌云3个军加1个师,俘虏13000余人。王凌云潜逃隐藏,1950年1月在四川通江找一村姑结婚,后被此村姑告发,遂被解放军俘虏。

 

北击旬阳两镇敌

1949年7月13日,坝河解放游击队奉命兵分两路北进旬阳,配合解放军安康军分区部队自北而南强渡汉江,给敌构成南北两面夹击之势。

东路由政委陈世泽率领轻机枪班、冲锋枪班、手枪手榴弹侦察班,北进神河,从敌后背发动突然袭击。正在集合列队听长官训话、誓师迎击解放军的神河镇保安自卫大队,突遭机枪、冲锋枪、手榴弹的猛烈打击,纷纷倒下,鬼哭狼嚎一片;多数幸运者抱头四处逃蹿,溃不成军,只顾逃命,无暇还击,不幸遭游击队分头追剿;屁滚尿流腿发软跑不动者,纷纷丢下枪支弹药,或拼命逃跑、或举手投降、或跪地求饶。陈世泽训话道:“你们这些软蛋,都不是打仗的料子,滚回家安分守己地挖三斤半,好生养家糊口吧!”

此战坝河解放游击队打垮了神河镇保安自卫大队,使这队乌合之众散伙。缴获的枪支弹药,全部归公上交给安康军分区部队。

西路由队长黄中福率领火炮班、重机枪班、长枪狙击班、爆破班,北进吕河,对付在鄂陕久经战阵、威力强盛的鄂保四团机炮营。游击队面临以寡敌众、以小凌强,各班均分一半兵力火力,同时与敌两个机炮连正规军打阵地战。

难处在于:火炮班分别从敌后背瞄准敌两个连的火炮阵地,却舍不得摧毁;爆破班摸到敌弹药库解决了岗哨,却舍不得引爆。

机会来临:敌两连炮兵各回自己营地开饭。炮兵班分别向敌两个营地开炮;长枪狙击班分别把敌两个火炮阵地的岗哨和巡逻队当活靶子射击;未挨上炮炸的敌炮兵丢下碗筷向火炮阵地蜂涌,却惨遭重机枪班分别扫射;小股敌人奔向弹药库,却遭到爆破班的突袭。活着的敌人只有四散溃逃。敌方只剩一个隐蔽预备机炮连,人员装备完整地秘密退逃。此战使鄂保四团机炮营损失装备三分之二,威风扫地,一蹶不振。

战后,坝河解放游击队将敌两个炮连阵地的火炮、一座弹药库,完好无损地全部移交给安康军分区的部队,他们如获至宝。安康军分区司令员谭友夫,对黄中福称赞道:“审问战俘说你们是天降五雷火的神兵。感谢你们给我军缴获了宝贵的火炮、弹药大家当!”

攻击敌营孟王寨

孟王寨位于坝河西北部,是安康、旬阳两县临界山。1948年3、4月间,在解放军发起“旬白战役”过程中,在白河、旬阳两县受到沉重打击的陕保七团残部,逃到孟王寨防守,纠合残兵败将号称一个营,其实是凑合的两个连。1949年4月底,该营派出一个连到黄龙寨人行道上,企图抢劫胡宗南送给王凌云军需的运输队,被王凌云直属团活捉了60多人。剩下半个营了。

7月16日,我军先遣排和坝河解放游击队,奉命攻击孟王寨之敌。先遣排由游击队员李胜联带路,从西部嚣家垭上山寨。游击队从东部太涂垭上山寨,由于孟王寨海拔1017米,带不上火炮和重机枪的两个班不便参战,此战只能短兵相接。

敌军在孟王寨盘踞了15个月,营寨、战壕、地堡、掩体工事森严。我方发挥善打夜战突然袭击的特长,10时发起进攻,先由先遣排从西边打响。游击队侦察班迅速解决了岗哨,向战壕投手榴弹;狙击班分别对付掩体里的敌人;爆破班炸毁左右两个地堡,炸开了寨东门;轻机枪班封锁寨东门向寨内扫射。

敌人设防的东西两面齐遭猛烈攻击,北面地势陡无寨门,寨内众敌从寨南门挤出夺路。早已埋伏寨南门前严阵以待的游击队冲锋枪班,给以火力封锁。狡猾的敌人炸毁了寨内设施和军需,炸开寨北墙扑陡坡滚逃。游击队轻机枪班赶到北墙倒坍的三处豁口,向逃敌扫射;侦察班登上寨北墙向逃敌扔手榴弹。

此战,没给敌军向我方开枪机会,顽敌却尽数炸毁了自己家当。毙敌百余人,从敌尸缴获枪弹尽力拿走;50余敌人逃脱,成为散兵游勇。陕保七团从此消声匿迹。

南截平利溃逃敌

1949年7月20日,解放军19军55师一个团迂回到平利女娲山西侧敌军后背,此处敌军闻身后枪响,慌忙沿女娲山东侧汉白路向下溃逃。解放军主要作战目标是西进与安康牛蹄岭大敌决战,女娲山东逃之敌交给地方武装解决。

战略要地女娲山之敌,是先期驻防平利县独立团的一个营,负责后勤保障的军用物资装备丰富。该敌东逃,将给刚解放的平利县城构成威胁。

奉命提前到达设伏截击的坝河解放游击队,由队长黄中福指挥火炮班、重机枪班、轻机枪班、长枪狙击班,已在东侧山脚下汉白路开阔地带,布置好弧形包围封锁线;爆破班在山脚汉白路上,埋设了地雷,严阵以待。

由政委陈世泽带领冲锋枪班、手枪手榴弹侦察班,爬上半山腰埋伏隐蔽,准备夹击敌营后尾。

当敌军的开路摩托车队被地雷炸飞后,山腰、山下的游击队一齐开火。山根汉白路上的敌军,前后上下受敌,面临公路里面是峭壁、公路外面是悬崖,前后左右无处可逃,惊慌拥挤混乱之中又无法组织火力还击,只能爬在斜坡弯曲的公路上被动挨打。

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猛烈打击,全歼该敌。此战炸毁敌军摩托车12辆,汽车3辆;毙敌93人;俘敌231人(含147名轻重伤员),缴获军用物资装备6汽车,押送到平利县城。

平利县委书记郑存义、县长龙文宇热情接待坝河解放游击队政委陈世泽、队长黄中福,他们说:“接到前委指示,说你们打胜伏击歼灭战后,要来县城休息一夜。听到枪炮声,我们立即安排食宿,给你们祝捷庆功慰劳!”

牛蹄岭上浴血战

坝河解放游击队参加"牛蹄岭战役"一一书记刘先良发动刚解放的坝河人民组成"三百人运输队"、"百人担架队",筹集粮食50余石(约1万千克)送交解放军后勤,奔赴前线为作战部队运送水食、弹药,抢运伤员。

队长黄中福指挥游击队不仅护卫后勤保障,而且直接参战一一1949年7月24日黎明,游击队冲锋枪班掩护运输队向小牛蹄岭163团阵地运送弹药、食品,与敌突袭敢死队遭遇,班长冯朝喜(斑园村人)指挥队员卧倒隐蔽,待敌近前20米,一阵手榴弹投出后便跃起冲锋,敌人丢下10多具尸体狼狈退逃。

7月24日中午,我军主力55师163团3营,因伤亡过重、弹药用尽,被迫退出小牛蹄岭阵地,临时休整、补充水食、弹药;危机之际,师长符先辉亲临163团指挥所。坝河解放游击队手枪手榴弹侦察班长胡正盈(斑园村人),从3营里揪出一名混入的敌特,扭送到指挥所,搜出反光镜,对师、团长报告说:“就是他在阵地上用这把戏与天上的敌机联络,敌机才三次向3营阵地准确投弹;他还在背后向英勇杀敌的战士打黑枪。”正好黄中福带领游击队火炮班、重机枪班、长枪狙击班、爆破班赶来增援,主动请求配合主力参加最后争夺战。在符先辉师长亲自指挥下,游击队先发制敌,6门迫击炮、4门火箭炮、5挺重机枪和16支狙击步枪一齐猛烈开火,稳、准、狠地摧毁敌方火力点,掩护3营再次强攻。游击队爆破班在手枪手榴弹侦察班的掩护下,随3营冲上阵地,趁硝烟弥漫、伤亡惨重的敌军混乱之中,爆破班长来金荣(斑园村人)炸毁了敌军指挥所地堡;侦察班齐投手榴弹炸翻了敌后督战队;失去指挥和惧怕督战队的众敌一窝蜂地溃退。3营夺回并固守小牛蹄岭阵地。

7月24日下午,游击队轻机枪班在大牛蹄岭掩护担架队运送164团副团长孟俊岐和参谋长李更生等重伤员,与一排包抄之敌遭遇,班长张少俊(二郎村人,抗日7年,因背部中弹负伤而回乡)迅速架起机枪阻击,不幸被敌狙击手一颗子弹击中左胸上部(被送到前线医院抢救生还),副班长刘子仓(斑园村人)指挥5挺机枪手一齐向敌扫射,趁敌卧倒不敢抬头,带领5名队员绕到敌后一阵手榴弹,敌人化作20余具尸体。

坝河人民修整道路、备好饭菜茶水、安排床位,迎接凯旋之师。7月28日凌晨,游击队引领55师押着俘虏(其中2位后来立功成名一一大河谢迎春退伍复原于1961年夜间发现美蒋飞机入侵安康而及时打电话报军方击落;安康军人崔八娃《狗又叫起来了》载入当代文学史),撤退到坝河休整3天。

7月30日,符先辉师长接见检阅坝河解放游击队时,风趣地对黄中福说:"你那位军校同学王凌云送的装备精良啊!重机枪班、轻机枪班、冲锋枪班、火炮班、长枪狙击班、爆破班、手枪手榴弹侦察班,弹药也充足啊!要警惕敌人反扑,保卫民主政权。"在队列前称赞说:"游击队的英雄们:感谢你们密切配合我军先遣排,驱敌一个精锐师,解放百里老百姓!确保了我军解放平利的右翼安全,有力地支援了我军打败牛蹄岭强敌。"7月31日,55师告别坝河,到达平利解放区。

坝河解放游击队之歌:“雨夜攻克丫角山,月夜占领伏羲山,夕阳拿下大帽山,解放百里好河山。北击旬阳两河川,敌人惨败乱逃蹿;南截平利女娲山,一营敌人被全歼。牛蹄岭上浴血战,配合铁军斗敌顽,护送军需救伤员,保送敌人上西天。”

8月1日,(1949年5月中旬中共陕南区委任命)安康县委书记希庄、副县长成林,带领安康县党政军工作队,来到坝河解放区。坝河解放游击队被改编为“安康县独立营”。陈世泽、高岩东等领导的安康县东区工作队,在安康县工作队的有力支持和独立营的保卫配合下,以游击的方式向全区小关乡、关家乡、八里乡、石梯乡、迎风乡、县河乡、财梁乡、公正乡、张滩乡开辟工作,打拉结合地瓦解各乡旧政权,建立各乡新政权和游击队,防止安康城里的敌军东蹿扰害百姓,阻止安康城里的旧政权到东区各乡抓民伕、逮壮丁、催粮要款敲诈百姓。历时4个月卓有成效的艰苦工作,到11月28日安康和平解放时,东区已是一片红。

擒放敌师长受处分

坝河解放游击队改编为安康县独立营时,因黄中福是坝河乡长,陈世泽留其配合工作,并推荐黄中福兼任安康县东区(解放后改名张滩区)武装部长,作为陈世泽在辖区各乡开辟工作的武力助手;还因为他俩在一年零四个月时间齐心协力开展武装斗争配合默契,结下了亲密的战友情。俩人同心同德迎难而上,历时4个月艰苦奋斗在安康县东区各乡开辟工作,无往而不胜。

1949年11月23日,陈世泽和黄中福在安康城国民党驻军眼前,张滩乡奠安塔一带开辟工作。接到地下工作者密报,说敌98军158师师长朱则鸣,要来登奠安塔开眼界散闷。

陈世泽和黄中福化妆成农民,各挑一担水粪到奠安塔旁浇刚出苗的小麦。朱则鸣是湖南湘乡人,黄埔军校四期毕业生,少将师长;其师在平利战场上大部被解放军歼灭;败军之将,自然忧闷想登高望远散心。朱则鸣很低调,一行5人全部穿便服,很像一伙文人骚客。塔下留两人放哨观风;朱则鸣带两位贴身卫士进塔登楼。

陈世泽和黄中福用粪瓢从粪桶里舀出满飘水粪,一齐突然泼到两位哨兵脸上,抛下粪飘箭步上前将两位哨兵打晕,掏出他俩腰间暗藏的手枪,解下他俩的裤带反绑其双手,并用毛巾塞进他俩嘴里,拖放到塔基边。

陈世泽和黄中福迅速进塔登楼,上到三楼,便与先到的三位相遇。一卫士怒斥道:“两个臭浇粪的农夫,装啥文雅?也来登楼观风景?快滚下去!”黄中福挥起双拳上前,同时将两个卫士打倒,快速掏出他俩腰间暗藏的手枪。与此同时,陈世泽掏出两支手枪,分别指向朱则鸣的脑袋和胸口。黄中福及时抽出朱则鸣腰间暗藏的手枪。

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朱则鸣先开口:“当俘虏是我早晚的事,由你们处置吧!”陈世泽说:“我这位战友也曾是国军少将,比你武艺高强,现在是革命队伍里的红人。你既然晓得国军末日来临,就得改邪归正。回去警告你军长,尽快滚出安康城!不然我军马上就能发起进攻,他难保小命。”朱则鸣吃惊地问道:“你能放我?真会放我走吗?你的警告我保证给军长转达!”

缴获5支手枪不给了,5个俘虏全放了。尽管时隔3天的11月26日,敌98军从安康城撤走了;但安康县党政却以“不向上级请示,私放敌军师长”为由,给予处分一一撤销陈世泽区委书记,保留区长职务;撤销黄中福区武装部长,保留乡长职务。

陈世泽、黄中福诚恳地向安康县领导作了知错认错改错的深刻检讨;并在坝河乡繁荣村黄家沟,捉拿了在平利战场上战败逃此潜伏,扮作夫妻定居的一对敌团长兄妹(后经审查是两个更具危害性的军统保密局上校、少校特务),缴获了两支手枪及240发子弹、1部电台、13块金条及600多块银圆;人赃俱获地送交给安康县领导处置;将功补过。

猜你喜欢
百度广告代码
网友评论
广告位 300*300
广告位 300*300
广告位 300*300
广告位 1200*90

网站简介 - 网站声明 - 广告服务 - 合作伙伴 - 联系我们

中国一带一路网 www.lxsfgj.cn 邮箱:sunwsvip@163.com

Copyright © 2016-2026 LXSFGJ.CN 一带一路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:浙ICP备1504610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