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- 注册 - TAG标签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中国一带一路网 - -新思路,新梦想

广告位 728*90
广告位 1200*90
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 >

“割肝救子”一周年,回访对话母亲吴雯雯

时间:2019-05-15 09:07|来源:互联网|编辑:丝路|点击:
摘要:亲体肝移植手术一年后,昊铭和雯雯身体状况都非常好。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张梓望 郑一见 摄 人们常用顽强来形容沙漠中的仙人掌。对一年前“割肝救子”的年轻母亲吴雯雯来说,自己的“新肝”宝贝昊铭就像仙人掌一样,顽强成长。 昊铭患有先天性胆道闭锁,肝移

  亲体肝移植手术一年后,昊铭和雯雯身体状况都非常好。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张梓望 郑一见 摄

  人们常用顽强来形容沙漠中的仙人掌。对一年前“割肝救子”的年轻母亲吴雯雯来说,自己的“新肝”宝贝昊铭就像仙人掌一样,顽强成长。

  昊铭患有先天性胆道闭锁,肝移植是延续生命的唯一办法。去年的今天(5月11日),5个月大的昊铭接受了亲体肝移植手术,捐肝者是妈妈雯雯。当天,南方日报记者全程跟踪报道了雯雯“割肝救子”的全过程,引发了百万人的关注。

  一年来,尽管磕磕碰碰,孩子的成长仍让雯雯惊喜不断,也让她重新体悟到了生命的价值。在母亲节来临之际,记者来到位于珠海斗门区的雯雯家回访,聆听雯雯“割肝救子”这一年来的心声。

  2018年5月11日,亲体肝移植手术前,雯雯亲了昊铭一口,并发了一条朋友圈,说期待孩子变白的样子。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张梓望 摄

  “我是妈妈,我为何不能救孩子?”

  南方日报:还记得去年得知昊铭病情时的心情吗?

  吴雯雯:确诊先天胆道闭锁时,我的第一反应是懵的,尤其是知道孩子需要进行肝移植时,我就在想,器官移植,这不是电视剧发生的剧情吗?怎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  南方日报:做出“割肝救子”的决定应该并不轻松吧。

  吴雯雯:当时如果不做肝移植孩子就没命,做肝移植又困难重重。肝源很难等,在筹钱准备的过程中,昊铭也差点没挨过去。那时因肝功能不好,凝血功能出现障碍,他已经呕血、拉血、眼球出血,脸上被手抓得都是血。

  我跟老公说,可能这一次孩子挺不过去了。我老公当时就说,没办法,该做我们都做了,剩下的听天由命。但我觉得还没做够。医生跟我说,你可以做亲体肝移植,也就是后来大家知道的捐肝救子。我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

  有些人说我好伟大,但我真的不是伟大,只是妈妈的本能。

  南方日报:听说当时你老公不同意,你怎么说服他的?

  吴雯雯:我老公比较理性,第一个不赞成。因为我是剖宫产的嘛,他说,孩子出生你已经挨过一刀,何必再挨一刀。

  其实,他是害怕孩子以后有什么“冬瓜豆腐”(指遭遇不测),比如孩子活到十多岁突然哪一天就没了,那时哭都没眼泪,他怕我会自寻短见。

  但我舍不得放弃,我就死缠烂打,天天在他耳边唠叨,像念经一样。有时说到自己都哭了,他都无动于衷。后来,我就跟他说,当初家婆有病,你作为儿子全力去救了,我是妈妈,我为何不能救孩子?

  南方日报:回看当时的照片,你在手术台上一直带着笑容,为什么你会笑?

  吴雯雯:其实做移植前,我整天都是很心酸的,很愁,五味杂陈。有时带孩子出去玩,别人都会问,为何你孩子这么黄?然后他们就建议,孩子要吃什么药,有什么偏方,我只能一边感谢他们的好意,一边在心里回他们,“没用的”。

  所以上手术台时我很开心。进手术室前,我跟我老公说,我很开心,因为很快就能看到宝宝白白净净的样子了。但我老公笑不出来,他只说了一句:“快点去快点回来。”

  手术很成功。孩子住了几天ICU就回普通病房了,我们正好是6月1日儿童节出院的。从5月到6月,我在医院度过了人生第一个母亲节,他也在医院度过了人生第一个儿童节。

  亲体肝移植手术一年后,雯雯肚子上的刀疤依然清晰可见,昊铭身上的刀疤却随着身体生长越来越浅。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张梓望 郑一见 摄

  “好不容易抓住了孩子,怎能让他再飘走?”

  南方日报:这一年你们一家人过得怎么样?

  吴雯雯:现在,我负责在家带孩子,老公在澳门做厨师,一个月回来四五天。我们每个月都去广州复查,昊铭很优秀,几乎每次复查都会拿100分。

  孩子没出生前,我本来想着要粗生粗养,让家里老人带就行了。但是现在没办法,孩子有这个病,只能自己带。其实除了要仔细点,其他也没什么。他唯一不同是,每天要按时吃药,吃的东西要营养,住的地方要卫生,要加强锻炼。

  现在家里最多的是洗衣液、消毒水和口罩。前段时间是回南天,家里物品容易发霉,我来回洗了几次,就怕孩子把霉菌吸入肺部。如果家里有人感冒,我就要反复提醒戴口罩,否则就不要回家了。

  有人说我特别紧张,我不紧张才是假的,好不容易抓住了孩子,怎能让他再飘走?

  南方日报:有没有让你很揪心的情况?

  吴雯雯:做了移植后,要吃降低免疫的药,所以小孩免疫力特别差。我现在最怕他感冒,感冒容易引起肺炎,对于昊铭这样的小朋友来讲,重症肺炎可能随时会“拿他的命”。

  这一年里昊铭有过几次肺炎。第一次是去年10月份,他一夜之间就从支气管炎发展成肺炎,在珠海市妇幼保健院住了两个星期。今年过年时,又得了一次肺炎。当时情况比较急,我直接就从珠海打车去了广州的中山三院,儿科主任陈壮桂说,如果孩子严重的话,可能要住ICU。

  我一听,ICU,又是ICU。我数过,孩子出生到现在,已经住了5次ICU。每次进ICU,都是闯鬼门关。而且在ICU,昊铭会害怕,会哭也会闹。不过很幸运,主任后来说孩子不用进ICU,在普通病房住了两个礼拜就出院了。

  昊铭最喜欢饭后“行街”,他一跑起来,大人有时都很难跟上他的脚步。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张梓望 郑一见 摄

  “只要他健康,我觉得每天都在赚钱”

  南方日报:很多人说是你是个伟大妈妈。

猜你喜欢
百度广告代码
网友评论
广告位 300*300
广告位 300*300
广告位 300*300
广告位 1200*90

网站简介 - 网站声明 - 广告服务 - 合作伙伴 - 联系我们

中国一带一路网 www.lxsfgj.cn 邮箱:sunwsvip@163.com

Copyright © 2016-2026 LXSFGJ.CN 一带一路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:浙ICP备15046107号-1